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海关侦破企图非法出口怀疑受管制药物并涉及洗黑钱案件(附图)

2021年10月25日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

海关人员透过风险评估,首先于九月二十八日在香港国际机场拣选及检查一批由香港寄往西班牙的空运邮包,在邮包内检获约四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

经调查后,海关人员九月三十日在红磡的邮政局拘捕一名三十九岁怀疑涉案女子,并在其寄出的邮包内检获约六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海关人员同日突击搜查红磡一个工业大厦单位,于单位内检获约一百三十一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并拘捕一名四十一岁怀疑涉案女子。

跟进调查后,海关人员于十月二日至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和上环一间物流中心再检获共约十九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并于十月五日及六日分别在青衣和北角拘捕一名三十四岁怀疑涉案男子和一名二十七岁怀疑涉案女子。

其后,海关人员就上述案件进行财富调查,初步怀疑被捕人士透过银行户口和找换店进行资金转移,以掩饰来自海外地区的怀疑犯罪得益,并进行清洗黑钱活动。

经调查后,海关人员十月二十二日在将军澳拘捕一名四十一岁涉嫌洗黑钱的男子。

案件仍在调查中,海关会循处理犯罪得益及清洗黑钱罪行方面进行深入调查。所有被捕人士现正保释候查,不排除会有更多人被捕。

海关相信是次行动已瓦解一个企图非法出口受管制药物及清洗黑钱的集团,涉及犯罪得益约二千万元。部门会继续透过严厉执法,并与相关政府部门及物流业界保持紧密联系,积极打击涉及非法出口受管制药物活动。

根据《进出口条例》,任何人在没有有效出口许可证下出口药剂产品及药物,即属违法,一经定罪,最高可被判罚款五十万元及监禁两年。

根据《药剂业及毒药条例》,任何人未有按照条文的规定而管有毒药表第1部所列任何毒药,即属违法,一经定罪,最高可被判罚款十万元及监禁两年。

根据《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任何人士如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财产,不论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间接,代表任何人从可公诉罪行的得益,而仍然处理该财产,即属犯罪。一经定罪,最高可被判罚款五百万元及监禁十四年,而相关犯罪得益亦可被没收。

市民可致电海关二十四小时热线2545 6182,或透过举报罪案专用电邮账户(crimereport@customs.gov.hk)举报怀疑违反上述条例的活动。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图示检获的怀疑受管制药物。 (在新窗口开启)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图示检获的怀疑受管制药物。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图标部分检获的受管制壮阳产品。 (在新窗口开启)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图标部分检获的受管制壮阳产品。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图示部分检获的其他怀疑受管制药物。 (在新窗口开启)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图示部分检获的其他怀疑受管制药物。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图示部分载有怀疑受管制药物的空运邮包。 (在新窗口开启)
香港海关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五日分别在香港国际机场、红磡和上环检获共约一百六十万粒怀疑受管制药物,估计市值约五千五百万元,当中超过七成为受管制的壮阳产品。图示部分载有怀疑受管制药物的空运邮包。

 



2021年10月25日(星期一)

返回主要新闻稿目录

新闻公报